中部戰區總醫院4名受閱醫生返漢分享參加閱兵經歷

走過天安門是一輩子榮耀

日期:2019年10月06日  信息來源:長江日報  

  

    程虎:

  用最有力的步伐展示中國軍隊的豪邁血性

  28歲的程虎來自湖北廣水,2014年從湖北科技學院臨床醫學專業畢業后特招入伍,就職于原武漢后方基地某油庫衛生所。今年2月,轉改為文職人員,來到中部戰區總醫院,目前在急診科擔任輪轉醫師。

  剛開始接到參加閱兵通知時,程虎有些不安,一方面,他從地方院校畢業后入伍,隊列素養比較薄弱,而閱兵訓練的標準較高,有畏難情緒,怕自己堅持不下去;另一方面,剛轉改到新單位,長時間離開臨床崗位,擔心業務水平下降。“還有當時小孩才3個月大,心里始終放心不下。”

  “是醫院領導的關心和家人的支持,讓我安心訓練。”程虎說,兩邊父母得知我要去參加國慶閱兵,十分高興,主動幫忙帶小孩。妻子也是不斷支持鼓勵。

  閱兵時,程虎排在9排第2名,通過天安門時,他心情非常的激動。“心里想的就是要用最有力的步伐向祖國和人民、向全世界展示中國軍隊的豪邁血性,展示文職人員的頑強作風和戰斗力。”  

  

    侯鵬程:

  每天訓練10余個小時,踢壞了兩雙皮鞋

  接到參加閱兵任務時,來自新疆烏魯木齊的小伙子侯鵬程正在上海和未婚妻挑選結婚戒指。原本計劃今年“五一”領證結婚的他,決定將婚期推遲。

  侯鵬程今年28歲,畢業于空軍軍醫大學臨床醫學專業,被分到中部戰區總醫院,去年轉改為文職人員。

  當他把參加國慶閱兵的消息告訴家人時,全家人給予了最大理解。未婚妻告訴他:“有國才有家,無論是作為軍人還是作為丈夫,都必須有擔當,有奉獻。所以,你安心訓練。”

  侯鵬程介紹,從最初入營訓練,到最終走上閱兵場,要經歷殘酷的淘汰程序。單排面、多排面、單方隊、多方隊多要素合練、全要素合練……訓練嚴厲而枯燥,所有人都是 “出操一身汗,收操一身堿”。

  侯鵬程說,為了能圓滿完成任務,閱兵方隊的官兵平均每個人每天行走約3萬步,訓練10余個小時,踢壞了兩雙皮鞋,更換了4次鞋掌,平均減少體重十幾斤。

  “如今,閱兵經歷讓自己的人生多了一份珍貴的體驗,也增添了一份對幸福的感悟。”侯鵬程說。  

  

    趙夫漢:

  文職人員方隊要求更高,容不得任何懈怠

  雖然離那激動人心的一刻已過去幾天了,但談起經過天安門接受祖國和人民檢閱的感受,趙夫漢仍興奮不已。“此刻想到的第一件事就是見到戰友和家人,告訴他們我光榮完成任務回來了!”

  來自山東青島的趙夫漢今年25歲,是一名住院醫師。從空軍軍醫大學畢業后,被分配到中部戰區總醫院漢口院區門診部工作,去年轉改為文職人員。

  作為軍改后轉改的文職人員代表,趙夫漢覺得,在訓練中,和現役軍人比起來,除了著裝上有些不同外,沒有任何區別。一樣的嚴格,一樣的細致。因為文職人員方隊是徒手行進,在擺臂、踢腿時,和持槍行進的軍人相比,動作更難,要求更高,需要無數次反復訓練,容不得任何懈怠。

  “走過天安門廣場時,我心里想著,我在接受黨和人民的檢閱,要一步一個腳印走好。”趙夫漢說。參加閱兵是榮譽,更是歷練,閱兵經歷教會趙夫漢的是一種責任和擔當。他說,自己今后要傳承閱兵精神,為軍隊醫學事業和官兵群眾的健康盡心竭力。    

  

    程林森:

  成功的路就像踢正步,得一步一個腳印

  程林森來自江蘇泗洪,從河北大學臨床醫學專業畢業后入伍,今年2月轉改為文職人員,目前是中部戰區總醫院干部一科的輪轉醫師。

  在參加閱兵訓練期間,程林森發生肺部支原體感染,高燒近40℃,住院4天。他一直沒敢告訴家人,怕家人擔心。

  閱兵時,程林森排在文職人員方隊8排22名。他說,自己作為文職人員代表,是人民軍隊的重要組成部分,能夠站在這里接受檢閱,所有的付出都很有意義。

  訓練過程萬千辛苦,閱兵一刻倍感榮耀。程林森表示,這次閱兵帶給自己最大的收獲就是明白了成功要靠一點一滴的積累。“像踢正步一樣,腳踏實地,一步一個腳印,絕不能因為暫時的困難就輕言放棄。”

  在慶祝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70周年閱兵儀式中,中部戰區總醫院部分官兵在文職人員方隊中,邁著雄壯步伐走過天安門廣場,接受祖國和人民的檢閱。4日,部分受閱官兵返回武漢,第一時間分享參加閱兵的經歷與體會,他們表示,能參加閱兵,是自己一輩子的榮耀。

政府網站標識碼:4201000003  鄂ICP備11011361號   鄂公網安備 42010202000792號  

  • 武漢市人民政府主辦
  • 武漢市互聯網信息辦公室
  • 武漢市信息中心承辦

中部戰區總醫院4名受閱醫生返漢分享參加閱兵經歷

走過天安門是一輩子榮耀

  

    程虎:

  用最有力的步伐展示中國軍隊的豪邁血性

  28歲的程虎來自湖北廣水,2014年從湖北科技學院臨床醫學專業畢業后特招入伍,就職于原武漢后方基地某油庫衛生所。今年2月,轉改為文職人員,來到中部戰區總醫院,目前在急診科擔任輪轉醫師。

  剛開始接到參加閱兵通知時,程虎有些不安,一方面,他從地方院校畢業后入伍,隊列素養比較薄弱,而閱兵訓練的標準較高,有畏難情緒,怕自己堅持不下去;另一方面,剛轉改到新單位,長時間離開臨床崗位,擔心業務水平下降。“還有當時小孩才3個月大,心里始終放心不下。”

  “是醫院領導的關心和家人的支持,讓我安心訓練。”程虎說,兩邊父母得知我要去參加國慶閱兵,十分高興,主動幫忙帶小孩。妻子也是不斷支持鼓勵。

  閱兵時,程虎排在9排第2名,通過天安門時,他心情非常的激動。“心里想的就是要用最有力的步伐向祖國和人民、向全世界展示中國軍隊的豪邁血性,展示文職人員的頑強作風和戰斗力。”  

  

    侯鵬程:

  每天訓練10余個小時,踢壞了兩雙皮鞋

  接到參加閱兵任務時,來自新疆烏魯木齊的小伙子侯鵬程正在上海和未婚妻挑選結婚戒指。原本計劃今年“五一”領證結婚的他,決定將婚期推遲。

  侯鵬程今年28歲,畢業于空軍軍醫大學臨床醫學專業,被分到中部戰區總醫院,去年轉改為文職人員。

  當他把參加國慶閱兵的消息告訴家人時,全家人給予了最大理解。未婚妻告訴他:“有國才有家,無論是作為軍人還是作為丈夫,都必須有擔當,有奉獻。所以,你安心訓練。”

  侯鵬程介紹,從最初入營訓練,到最終走上閱兵場,要經歷殘酷的淘汰程序。單排面、多排面、單方隊、多方隊多要素合練、全要素合練……訓練嚴厲而枯燥,所有人都是 “出操一身汗,收操一身堿”。

  侯鵬程說,為了能圓滿完成任務,閱兵方隊的官兵平均每個人每天行走約3萬步,訓練10余個小時,踢壞了兩雙皮鞋,更換了4次鞋掌,平均減少體重十幾斤。

  “如今,閱兵經歷讓自己的人生多了一份珍貴的體驗,也增添了一份對幸福的感悟。”侯鵬程說。  

  

    趙夫漢:

  文職人員方隊要求更高,容不得任何懈怠

  雖然離那激動人心的一刻已過去幾天了,但談起經過天安門接受祖國和人民檢閱的感受,趙夫漢仍興奮不已。“此刻想到的第一件事就是見到戰友和家人,告訴他們我光榮完成任務回來了!”

  來自山東青島的趙夫漢今年25歲,是一名住院醫師。從空軍軍醫大學畢業后,被分配到中部戰區總醫院漢口院區門診部工作,去年轉改為文職人員。

  作為軍改后轉改的文職人員代表,趙夫漢覺得,在訓練中,和現役軍人比起來,除了著裝上有些不同外,沒有任何區別。一樣的嚴格,一樣的細致。因為文職人員方隊是徒手行進,在擺臂、踢腿時,和持槍行進的軍人相比,動作更難,要求更高,需要無數次反復訓練,容不得任何懈怠。

  “走過天安門廣場時,我心里想著,我在接受黨和人民的檢閱,要一步一個腳印走好。”趙夫漢說。參加閱兵是榮譽,更是歷練,閱兵經歷教會趙夫漢的是一種責任和擔當。他說,自己今后要傳承閱兵精神,為軍隊醫學事業和官兵群眾的健康盡心竭力。    

  

    程林森:

  成功的路就像踢正步,得一步一個腳印

  程林森來自江蘇泗洪,從河北大學臨床醫學專業畢業后入伍,今年2月轉改為文職人員,目前是中部戰區總醫院干部一科的輪轉醫師。

  在參加閱兵訓練期間,程林森發生肺部支原體感染,高燒近40℃,住院4天。他一直沒敢告訴家人,怕家人擔心。

  閱兵時,程林森排在文職人員方隊8排22名。他說,自己作為文職人員代表,是人民軍隊的重要組成部分,能夠站在這里接受檢閱,所有的付出都很有意義。

  訓練過程萬千辛苦,閱兵一刻倍感榮耀。程林森表示,這次閱兵帶給自己最大的收獲就是明白了成功要靠一點一滴的積累。“像踢正步一樣,腳踏實地,一步一個腳印,絕不能因為暫時的困難就輕言放棄。”

  在慶祝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70周年閱兵儀式中,中部戰區總醫院部分官兵在文職人員方隊中,邁著雄壯步伐走過天安門廣場,接受祖國和人民的檢閱。4日,部分受閱官兵返回武漢,第一時間分享參加閱兵的經歷與體會,他們表示,能參加閱兵,是自己一輩子的榮耀。

时时彩怎么买什么最稳